当前位置: 首页 » 展会资讯 » 正文

(07月11日)兖煤澳洲收购力拓煤炭资产 受股东激进投资者青睐

最近国际媒体纷纷报道,美式股东激进主义开始在澳大利亚发挥作用。一家专注全球主动投资名叫Activist Insight的数据和信息服务提供商的研究结果显示,仅在2017年前三个月已有18家澳大利亚公司成为激进投资者的目标。 激进股东通常在公司股份中占有较小的份额,并利用其小股权推动公司做出他们认为合适的决策,包括请求董事会席位。


   过去,大多数澳大利亚股东激进主义是在澳大利亚土生土长的。包括像《澳大利亚人报》和《商业内幕》在内的媒体都引用瑞士信贷分析师观点并指出,澳大利亚有利于股东的法律环境导致海外激进投资者不断增长。

   摩根大通一份关于股东激进主义的报告还强调,由于澳大利亚自然资源丰富,这一领域的公司更容易受到股东激进主义青睐。 从2011-2015年间,所有上市公司中,虽然能源公司仅占40%,但却成为60%的激进主义活动目标。

   可能为兖煤收购力拓集团在澳大利亚联合煤炭(Coal & Allied)一事带来更多阻碍。 在过去几周内,在与瑞士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进行了激烈的竞标战后,兖煤澳洲在上周获得了力拓股东对收购的支持。然而,该交易现在可能在内部面临不小的反对声,其中就有来自持有兖煤澳洲1%股份的一家名叫 Senrigan Capital Group的香港对冲基金。

   Senrigan过去就已经给兖煤带来不少麻烦。 例如,在2014年间,为缓解财务压力,兖煤澳洲试图通过发行次级可转换票据(SCN),以筹集约23亿美元。 然而,出于对兖煤澳洲股权稀释的担忧,Senrigan成功地终止了此项债券发行计划,并得到澳大利亚收购评审小组(Australian Takeovers Panel)的支持。澳大利亚收购评审小组是澳大利亚解决收购争议的主要机构,旨在保护股东权益。评审小组最后裁定此项债券发行计划需要大量资金,且对兖州煤业之外的股东没有吸引力,并于2014年终止债券发行。

   这一次兖煤澳洲对联合煤炭的收购很有可能面临类似的情况,原因是Senrigan的创始人Nick Taylor近期表示他对该收购交易的融资规模以及对少数股东股权受损的可能性表示担忧。根据兖煤澳洲2016年财务报告显示,其净负债目前约达50亿美元。 截至2016年底,兖煤澳洲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仅为1.85亿美元,其净债务对EBITA比为2600%。因此,兖煤澳洲需要通过融资来完成此次收购。

   如果Senrigan或其他股东决定给兖煤澳洲收购制造阻碍,那么兖煤澳洲的融资及完成交易的能力将会受影响。 嘉能可和兖煤澳洲间的投标战虽已结束,但并不意味着收购交易已完成。

 

 

 
推荐新闻
行业分析
国际煤炭